“这个世界上一切事物的存在,都是为了在一本书中终结。”

星奏线,完成了。
看着一切结束后的fin,我决定要写点什么。
稍微,想要表达些什么。


很长时间我一直害怕表达自己的想法,一方面是自己的能力有限,即使是在心里想了很久的内容,也很难具象为话语传达给别人,害怕别人误解了自己的意思。

另一方面,也在恐惧着言语一旦离开自己的头脑,变成声音,文字或是其他的编码,我便全然失去了对它的控制,能够到的只是用更多的话去掩盖。

这些都很麻烦,所以我渐渐沉默了。

即便要写些什么,大体上也不敢透露真正的想法,至少要在外面套一层包装,稍稍掩盖一下。更多的,要说的话都有相似的范式,只要掌握了基本的套路,一切都是轻车熟路。


总之,我很少为自己而表达。


毕竟以我的性格,更像是一颗鸡蛋。
对待身边的熟人,必定是要藏在壳子里的。
(不过这两年才明白自己的话,是不会有人听的(苦笑))

没有表达出来的想法和记忆杂糅在一起,在自己的脑海里慢慢发酵,大部分能逐渐消解,忘却,可也有一些变得很糟糕,像是发霉了一样,散发着特殊的气味。

它们就在那里堆积着,仅仅凭借我的,微不足道的力量,是清理不掉的。

这些记忆和想法的混合物被抛到角落里,所以我还能每天平平常常地享受生活。

但是不走运的话,还是会偶尔嗅到一丝它们的味道。

大概就是,回忆的味道吧。

绝大部分时间我并不会去可以走进它们,毕竟我也难以从这里再得到什么了。

“不算美好的回忆呢”这样想着

大概,是我的话,也会像国见君一样:
    “如果能回到过去,遇见曾经的自己,我大概会指着自己的鼻子大骂一通吧。”

痛恨自己,无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。

那些记忆,对我来说,并不是心里的刺,而更像是被堆积起来的某些东西。

它们本身并不是那么令人厌恶,甚至有不少是世人看来很美好的东西。

只是因为它们堆积了起来,无法消解,加之时常的自我否定,渐渐把他们变成了像垃圾一样的东西。

但是内心深处我是明白的,这些回忆并没有错,只不过在大脑的反复加工,自我否定与催眠下,我下意识地排斥它们。

不愿意触碰,因为会很痛苦。

像是沼泽一样,即使不至于溺死,爬出来会费很大力气。

所以我躲开了,像小山一样被堆起来的回忆。

垃圾山。


或许上面的这段话,在之后的某一天里还会被补完吧。

但是至少现在,这个时候,我是不太想接着写了。

因为继续写下去,是很痛苦的事情,就像拿着一把刀把自己划开,之后仔细地端详身体里面都有什么。

很疼


大概恋彼女,可以大致算是…我的故事的终结吧(笑)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